贵州省WTO研究咨询服务中心
解决经贸摩擦的办法在经贸外
[来源:国际商报作者:国际商报点击:73时间:2017-11-10 ]

  11月8日-1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将对中国进行首次访问,两国贸易不平衡问题被认为是此行焦点之一。就在日前,美国商务部在其铝箔反倾销调查中认为中国仍然是一个非市场经济国家,今后对华反倾销调查将继续使用“替代国”做法。更早前的8月,特朗普授权美国贸易代表考虑对华贸易行为启动“301调查”。这一系列在美国总统访华前夕的不寻常举动,再次放大了各界对中美关系走向的担忧。从长远趋势来看,中美关系逐渐脱离传统模式,两国间的贸易摩擦会进一步加剧。中国需要尽快适应中美经贸关系的新常态,同时在双边投资、军事合作等新的领域寻找合作空间。

  中美关系自建交以来几经起伏,但总体保持向好发展,其中两国的经贸合作发挥了重要的“压舱石”作用。中国加入WTO以后,中美之间的经贸往来大大增多,中美经济成为了实质上的利益共同体。中国商务部数据显示,中美贸易额从1979年的25亿美元增长到2016年的5196亿美元,38年间增长了211倍。同时,中美双向投资迅猛增长,截至2016年底已累计超过1700亿美元。中美经贸合作,既是双方优势互补,也是国际产业分工和优化资源配置的体现。已有研究表明,不仅中国从中受益,美国也通过与中国的贸易提高了自身的整体福利。

  中美经贸关系在发展过程中也积聚了许多矛盾与分歧,贸易逆差和人民币汇率问题是最为突出的冲突点。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之后,中美经贸关系的压舱石效应显著弱化。今年年初特朗普政府执政以来,各界对两国爆发局部冲突甚至开打贸易战的担忧更是不断。从较宏观的层面来看,中美贸易摩擦进一步恶化的主要原因有三:

第一,全球化退潮的大环境。在新的政治背景下,中美两国出现贸易摩擦的概率显著增加,特朗普政府提出的“美国优先”战略则起到了加速作用。

  第二,中美之间长期存在的贸易逆差在产业竞争的背景下被放大。在美国“再工业化”的战略背景下,中国出口被认为对美国的就业造成了巨大冲击。在一定程度上,这是美国国内政治家故意引导的结果。美国制造业低技能工人的失业问题更多地是由于产业结构升级、技术进步等因素所导致。中美之间的贸易失衡是由一些长期性、结构性的因素导致的。

  第三,两国经济实力差距缩小。美国对中国的定位已经调整为主要的战略竞争对手。但实际上,中国的综合实力仍未能与美国相抗衡。

  基于以上分析,我们对中国经贸关系大趋势的判断是两国贸易冲突会持续增多,摩擦程度上也会进一步加剧。总的来说,中美力量对比的稳定决定了中美关系尚未进入质变阶段,但不能再单纯依靠中美经贸合作为中美关系的压舱石,至少不应该把经贸合作当作中美关系的唯一的压舱石。

  中国应采取的对策包括:第一,直面中美经贸领域存在的问题,建立常态化反应机制。中方应建立贸易摩擦预警机制,对中国出口占美国市场份额较大、出口增长速度较快的产品实时监测,并做好与美方的沟通;中方应继续坚持扩大对外开放,增加对美国和其他国家产品的进口;中方还可以对原有的贸易政策进行改革和调整,减少政府干预。当遇到贸易摩擦的时候,应妥善应对,通过向WTO申请裁定以缓解冲突,或者联合其他经济体共同抵制美国的非常规做法;从长期来看,中国应积极推动多边贸易谈判和区域自由贸易协定,更多地参与国际贸易规则的制定。

  第二,中方还应意识到,解决中美经贸摩擦,可能要在经贸领域之外寻找出路。中美双边关系是多元的,过去一度存在经贸热但军事、安全冷的局面。如果通盘考虑,巧妙地通过议题连接,寻找双边的新的合作领域,例如在东北亚安全问题上的合作,将有助于提升两国的合作空间,反过来又能更好地改善双边的经贸关系。